z18920659539

免费咨询购车问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品牌 > 正文

土默特左旗把什村史:辛亥前后和大革命时期(1900-1937)民众之军事政治生涯

栏目: 其他品牌 时间:2023-02-18 22:12:01 26次阅读 手机链接

土默特左旗把什村史:辛亥前后和大革命时期(1900-1937)民众之军事政治生涯

戳上方蓝字

(―)参加刀什尔战斗

1904年,清光绪末年,绥远将军贻谷从土默特各佐蒙古人中选拔强悍 精练之士 520人,拨给320支德国造步枪和220支汉阳造步枪的装备组建 成立了土默特陆军营,驱使其为清王朝的垂死挣扎冲锋恪阵。该营中有把 什板申的珠海(珠尔翰阿)、富秉仁、李小满、云万红、大栓等十余人,而 且是该队之骨干强将。

陆军营由发义任管带,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曾在会操中获优胜奖, 为蒙古兵争得了荣誉。把什板申之珠海曾一度任过该陆军营管带,故人称 珠管带。后又扩建了一骑兵营,各级军官由陆军营抽调充实,发义的 副手福坦为骑兵营管带。骑兵营下辖三个连,定员270人,武器装备由将 军衙署拨给,粮饷由土默特旗财政支付。因此两支部队均由土默特人组 成,并按其成立先后称之为步一营"、骑二营。

1911年冬,山西阎锡山为扩张势力范围,率千余国民军先后占领了包 头、萨拉齐等重镇,继而东进归绥。当时绥远将军坤岫向清廷呼援的同 时,召集土默特十二参领研究对策,声言大清帝国已到生死存亡之际,归 绥二城能否保住,全靠你们土默特人了。由于十二参领享有清廷赋予的权 力,有世受皇恩之感,并对驱除联虏"之口号深恶痛绝,故决意出 兵抵抗,遂命令步一营进入刀什尔,骑二营进入马群尔,进行顽 强阻击。

腊月初八凌晨双方在刀什尔村西展开激烈的战斗,全营官兵面对数倍 于己的兵力,临危不惧,多次击退晋军的冲锋。在阻击战斗中,把什板申 人李小满带头冲锋陷阵、东打西杀给晋军以强有力的打击。战斗持续到中 午,步一营管带发义见一阎军指挥官乘一匹黑马,手举马刀穿梭于阎军阵 前督战,发义急中生智,令数名优秀射手集中火力将这一阎军指挥官击倒 于马下,晋军阵势顿时大乱,慌忙退却。战后得知该指挥官是晋军敌前总 指挥王家炬。从此土默川流传着一句顺口溜:王统带跑的快,一枪揭了 天灵盖。(蒙古语唐勒盖之谐音译,即头之意)阎锡山无奈,经托克托县 撤回山西,并从包头、萨拉齐、托克托等地的商号中借走土默特旗在 各当铺、商号中存放的10万两生息银,发了一笔大财。之后,阎锡山由拥 护孙中山变为效忠袁世凯,获取了山西都督宝座,成了北洋军阀之一。

刀什尔战斗结束后,把什板申民众为祝贺击退晋军,举行了隆重之庆 典活动;请喇嘛诵经三天,悼念阵亡官兵,祝福陆军营之子弟平安康泰。

(二)投身玉禄暴动

玉禄,字鼎臣,蒙古族,毕克齐人,骑兵营成立时任三连连长,在武 川一带驻防。

1912年,蒙古哲布尊丹巴在清朝被推翻后宣布独立,脱离北洋军政府 袁世凯的统治。土默特人出于对民族前途命运的关切,分别去外蒙古了解 情况,其中就有玉禄部的把什板申人珠海、塔庆阿、刚仁阿、那木凯等 人,结果出现了土默特人要叛国投靠外蒙之说。时任绥远都统之张绍曾本 来就对驻归化城发义之步兵营视为心腹之患,此时更加不满,便密谋策划 解除该营的武装。1913年11月3日以换枪为名,下令收缴该营所有武 器。次日以长官训话为名,命令该营全体在归绥小校场集合,同时派出北 洋军八十团荷枪实弹埋伏四周,由副都统贾宾卿宣布解散步兵营命令。就 这样,步骑两营同时被缴械遣散,并由八十团接管了步兵营营房。枪杆在 人家手中,理论又有何用?陆军营官兵只好忍辱负重各奔前程。于是在本 村民众中便有张绍曾做的赖,下枪不让带铺盖,还丢了一杆旱烟袋之 民谣,以谕当时北洋军阀对土默特人之仇视和压迫。

驻武川一带之玉禄部骑兵三连得知上述情况后,忿忿不平,并意识到 他们亦会被缴械,便倍加提防。

1914年恰逢去外蒙古进行联络的述吉泰等12人返回,途经四子王旗

二道沟时,被滂江守备队捕获,除达挠一人逃出外,其余11人均被就地枪 杀。

凡上述诸多原因,玉禄悟出:与其束手就擒还不如铤而走险,遂暗中 联络决意暴动,并亲自带领三连,一举歼灭了滂江守备队,给张绍曾的民 族压迫暴行以有力回击。与此同时,被缴械解散之步兵营官兵纷纷前来投 靠玉禄,并接受外蒙古支持的连珠枪400支、马刀400把。玉禄的队伍人 数明显扩大,增强了士气,提高了战斗力。

参加这一暴动的把什板申人有珠海、那木凯等数十人。

玉禄暴动后,张绍曾多次派兵追歼,一直未能得逞且遭失败。其时, 中俄正在谈判,袁世凯为稳定大局,宣布对蒙政策不变,保留土默特旗 制,恢复旗杈。为收复玉禄武装营队,先后委派森额、武尔功等赴玉禄部 劝降。其时玉禄部已发展到近千人,亦感到粮饷、弹药、衣物都缺乏来 源,人吃马喂苦害百姓不是长远之计,遂派出朱宝山为代表与之谈判,但 双方意见一度甚是分歧,几经周折磋商,终于达成协议如下:

(1) 保证全体官兵生命财产和家属安全。

(2) 将部队改编为绥远骑兵游击队,下辖三个队,玉禄为司令。有亮、 松秀、都隆依次为一、二、三队队长,发给300人薪饷。

(3) 部队不进归化城,驻包头一带执行剿匪任务。

当时,由于军阀混战、土匪猖獗,田园荒芜,民不聊生。号称独立 队之卢占魁、赵半吊子赵青山、郭秃子"郭青山,还有杨猴小、 苏雨生、赵有禄等众多土匪出没在山前川后。这些匪伙,多则上千人或三 五百人,少则三五十人。他们到处抢劫财物、绑架人质(请财神)、奸淫妇 女、抢赶骡马,甚至杀人放火,百姓灾难重重。对请财神所索财物若 不及时送往,即以鸡犬不留而恐吓之。

张绍曾本对玉禄这支蒙古武装心怀戒备,但为了社会的稳定,故而批 准了把玉禄部收编为绥远骑兵游,击队之协议,并命令执行剿匪任务,从而 达到他一箭双雕之目的。

(三)"老一团"的影响

1915年,北洋军政府派潘矩楹为绥远特别行政区都统,撤销土默特之 副都统衔,改为总管制,一切都受都统管辖。又将玉禄游击队扩编为第三 路骑兵团,其任务是剿匪保境安民,委任玉禄为司令。该骑兵团下辖四个 大队,其中有把什村之富秉仁、云万红、大栓和那木凯等在该团效力。这 支队伍骁勇善战、纪律严明、过境不犯;在玉禄的领导下,将大土匪卢占 魁等追歼到陕西境内,又多次追击消灭杨猴小等匪徒,为保境安民立了功 勋,深受各地民众的欢迎和爱戴,特别是土默特人妇孺曾知,并亲切地称 玉禄为咱们的玉鼎臣、咱们的玉官儿、玉老爷,有些老者至今尚如此称 呼。

1920年,马福祥任绥远都统后,又将玉禄部改为补充一团,其任务仍 是剿匪。当时哥老会的苏雨生、赵有禄等纠集众匪约五千余人围攻包 头,找玉禄算账。玉禄在敌众我寡、兵力悬殊的情况下,采取集中兵力, 各个击破之战术,激战一昼夜,将匪徒击退,解了包头之围,又为保境安 民立下大功。

1925年,冯玉祥任命李鸣钟为绥远都统,李命令补充一团往伊克昭盟 境内剿匪。众匪都深知玉禄部骁勇善战,不敢与之正面交战,设计埋伏于 东胜境内之杨二虎屹钵,玉禄误入负伤被捕。玉禄威武不屈,怒斥众匪罪 行,抗拒众匪淫威,洁身自傲,遂吞食金戒指自毙,保全了一生正义晚 节。时年52岁。面对玉禄视死如归、充满浩然正气之壮烈之举,惨无人道 的众匪兽性发作,竟将玉禄之首级割下,剁去双手,以发泄其仇恨。

玉禄之死,震惊了绥远地区。为了缅怀其功绩,北洋段祺瑞政府追赠 玉禄少将衔,建立了忠烈祠,发给家属抚恤金三千元。李根车请银匠模拟 玉禄遗像制做了银头,镶在其项上。包头镇守使石友三,在南门外高搭灵 棚,亲自主祭举行了空前的万人追悼大会。悼念这位土默特保境安民的民 族英雄,并嘉奖这支由土默特蒙古人组成的英勇队伍。绥远教育厅厅长沙 明远赋诗悼念,诗云:骁建平边负盛名,屹立西北似长城,冲锋如入无 人境,绝命犹闻骂贼声。

玉禄牺牲后,由满泰继任团长,荣祥为参谋处主任,耿子荣为副长 官,瑞辑任军需官,把什村之补音泰为上尉翻译、崇廉为书记官。满泰自 幼饱读经书,深知古今军政之成败,既要有高瞻远瞩之胸怀,又要有深思 熟虑之策略,故其治军颇有儒将风度。满泰曾是早期同盟会会员,辛亥革

命后期与王定圻等人在萨拉齐、包头地区举行五英雄起义,还曾提出 绥人治绥"的主张,与军阀针锋相对地提出实行政治民主。由此一度被 蔡成勋下令通缉。马福祥任绥远都统后,撤销通缉令,遂又任命满泰为补 充一团中校团副;玉禄追悼会后,满泰不失时机,以给玉禄报仇雪恨、继 承玉禄遗志、保境安民为由,动员全团官兵奋勇剿匪。在满泰亲自率领 下,全团官,兵同仇敌忤,渡过黄河痛击苏雨生等匪部,直至迫使其投降、 奉还玉禄首级,并赔礼致意、惩办凶手后,始将匪患平息。•

在军阀混战中,张作霖、吴佩孚、阎锡山,都想拉拢利用这支英勇的 队伍。李鸣钟任满泰为旅长,阎锡山任满泰为师长和包头镇守使,张作霖 则任满泰为骑兵五军军长,下辖五个旅,原补充一团为其中一个旅由李根 车任旅长。尽管多次调动变换,但他们始终坚持保境安民的宗旨,故土默 特人总称其为老一团。满泰头脑清楚,胸有成竹,私下常对老一 团骨干声言,咱们是土默特的武装,是一支保境安民的队伍,所以得到 绥远各族民众的爱戴;现在各军阀都想利用咱们,实际上是都想吃掉咱 们,不要看给咱们的番号一个比一个高,师、旅,甚至军,实际都是拉拢 咱们的招牌,他们谁也不是亲娘,我们绝不能做出有奶就是娘的卑贱行 .为;只有咱们抱紧团体,团结一致实现保境安民的宗旨,为老百姓多做好 事,才会受民众的拥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张作霖进北京后,派郭希鹏为绥远都统。张电召王英、满泰等进京议 事,并让他们进攻山西偏关。王英满口答应,满泰却非常明智地说,.我带 得队伍是由土默特蒙古人组成的,他们有家有业,瞭不见大青山就会哭鼻 子,与其士气不振影响前线情绪,不如替大帅看守后方;何况晋绥是近 邻,古人云:宁可得罪远亲,不可惹恼近邻。我现在不打晋,将来也 不反奉。张作霖观察满泰态度诚恳,言真意切,遂将骑五师提改为奉军三 十军,下辖五个旅,老一团仍是其中一个旅。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 一二反革命政变,在全国清洗共产党员, 屠杀共产党人。绥远都统李培基将三十军缩编为骑二旅,李根车任旅长,. 由师长郭春山节制,派赴五原执行剿匪任务。满泰受阎锡山的排挤被任为 土默特总管。此前,土默特自1915年设总管以来的十二任总管,都是由军 阀们派汉族人主持旗务,满泰是第一个任土默特总管的土默特蒙古人。

1928年国民政府将绥远特别区又改为行省,省长李培基将骑二旅改为 不伦不类无番号的黄马队,并缩编保留了仅两个连的编制。1931年傅 作义任绥远省主席后,又将黄马队缩编为一个独立营。1935年又奉傅 作义命被调往大同,被阎锡山缴械解散,并在虎视眈眈的保护"下进行 整训。把什村在‘黄马队之众多官兵也随之返回村中,之后有的又 参加了百灵庙之蒙旗保安队。

老一团这支土默特的部队,为了维护民族生存,为了绥远地区百 姓的安居乐业,他们南征北战,东打西杀,不惜流血牺牲,克服艰难险 阻,保境安民。自1915年组建到1935年历经20余载,尽管几经番号 变换,始终保持了一个骑兵团的兵力和英勇善战的特色。绥远人,尤 其是土默特人,始终亲切地称老一团是一支值得赞扬和一书的队 伍。特别是在1930年前后,为共产党人提供资助,掩护共产党人开展 地下工作做过很大贡献。原内蒙古军区参谋长、我国.驻苏联大使馆首 任少将武官吉合同志在《永恒的回忆》一文中记述:1931年党组织决 定派王若飞和我少数人回国建立西北特委,是年十月间我扮作郎中(医 生)化名张其胜,到归绥、包头一带开展工作。现在回想起来土默特蒙 古人就是好,本来他们知道我是做共产党地下工作的,可是谁也不怕 牵连,硬是冒着危险掩护我们。这除了他们深受国民党反动派大汉族 主义的压迫,具有强烈的革命要求外,与我党早期在这一地区开展工 作对他们的影响是分不开的。我在把什村结识了善庆(云光霖)等同 志,并和我交了朋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特别是我在老一团 结识了早已参加革命的共产党员李森同志,他帮助我做了大量工作。他把我和其他从外地来的同志引荐到老一团,在那里开展工作和 进行隐蔽。老一团在我党的一些少数民族干部,如乌兰夫、吉雅 泰、奎璧、贾力更等卓有成效的工作影响下,几乎成了我们地下工作 者出入方便的家 了。它对我党的革命工作给了很大的帮助。我成了

老一团的常客,我一去,那里人就热情地说老张来了。如有紧急 情况,我们都穿起士兵衣服,保证出不了事。若到远处开展工作,就开个

老一团的护照,既不用花钱买火车票又很安全。我党刘仁、曾涌泉同 志都在老一团受到过保护。我在作军运工作的同时,还领导了临河、

后套一带的工作,发动群众同地主、反动村长算账、抗粮抗税,组织了临 河县委。1934年到1935年间,我在包头开展铁路工人罢工运动,老一 团的排长胡锁得知敌人要抓我,就派了一个小脚女人找到我说:胡排 长请你们过去坐一坐。我和刘仁一进他家,胡锁就从炕上坐起来说:今天12点宪兵队要来抓你们,现在是10点钟,你们赶快出城,如来不 及走,我去护送你们。这种情形使我们很受感动。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自 己的危险而使胡排长受牵连。我们婉言谢绝后,与刘仁同志分别从东门和 北门出了包头,约定在转龙藏汇合,之后安全地到了乡下。

(四)略说打南阵

打南阵是老一代蒙古人有口皆碑之重大战事。据史料记载:1853 年以来,清政府从归化城调兵三次,共4500人在临清州一带与捻军作战 死四百余人。在天津海口、通州八里桥等地与英法联军作战死伤惨重,佐领沙津满达勒阵亡。保卫德胜门战斗时仅有两百余人参战,其中把什村有 阵亡者,如荣门阵亡2人,李家阵亡1人,有的仅拿回一条辫子。也有在 战争中立功受封官爵者,如荣家受封者有两家,建有五世簪缨"之 牌匾,并允许建盖厅子房。丁家奴尼先祖亦因受封而盖有厅子房。据考, 建盖厅子房,只有章盖方允建盖,故荣、丁家族中必有先祖受封章 盖官衔者。据老一辈村人说:村中有一人,名叫李小满,他随一位统领 作战时,该统领之乘马被打死,情况危急,他将自己的乘马让给该统领骑 上,随着大喊一声,在马屁股猛抽一鞭,战马飞奔而去,使该统领逃离险 境。撤出战斗后,该统领回头一看,见李小.满满身泥土,亦在其后。经询 问,方知李小满在猛抽战马一鞭的同时,他揪住马尾巴奔跑,同时撤离了 险境,因而受到嘉奖。

据土默特旗资料记载,把什村人由于种种原因,在土默特旗政府任官 职者,有文职,亦有武官:1907年表中有佐领塔庆阿,骁骑校补音泰、多伦武、富珠理;1931年表中有参领昌森,佐领崇权、塔庆阿,骁骑校连祥、富珠理、伊庭玉、补音泰,丁玉昆;1935年表中有参领昌森、伊庭玉,骁骑校连祥、福珠理、补音泰、佐领康济民,任前锋校者有丁玉昆、 丁贵权。尚有领催,即保什号,先后有伊勒特、福禄、海明、海亮、福 瑞、王贵树、云文翰等。此职非世袭,至王、云二人已是空衔了,且已是 辛亥年后的民国了。

编辑:任瑞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