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8920659539

免费咨询购车问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车 > 正文

他们在上海隔离前夕住上房车,“被迫”提前过上游牧生活

栏目: 房车 时间:2022-11-09 14:48:02 62次阅读 手机链接
他们在上海隔离前夕住上房车,“被迫”提前过上游牧生活

在有了松木1.0、1.5、2.0之后,很多人认为我们理所应当会有3.0。实际上,改进往往发生在日常更迭中,在很长时间里,巴士都保持了它的经典布局。不同于布局多变的松木Van系列,巴士的空间大小、功能分布各方面都比较平衡,大多数选择该车型的车主都可以适用,因而连我们自己都不确定是否会迎来一次大改版。

△ 以上是我们自己居住的松木2.0内部

开启松木3.0系列,缘于我们这次选择了一款和2.0“不同”的巴士车型——厦门金旅考斯特,其底盘基本配置如下:

2.4T玉柴国六柴油发动机

6速手动档

非承载式车身

前独立悬挂

车身尺寸:5990*2050*2800mm

选装后双开门

在驾驶体验上,手动档对驾驶员的要求会更高些,但对于擅长开手动档的“老司机”来说山路等特殊路况的操控性更好,便于根据路况来主动控制档位。另外,它的一大优点是,相较于车身体量,它的转弯半径极小,几乎和5.34米的福特新全顺不相上下。

虽然是外观相似的考斯特车型,但无论是钣金形状、轮毂位置、中门位置、底盘结构都有差异,这将直接影响到车内的设计。比如最不起眼却最重要的一点:3.0版的电动中门比2.0版往后挪了足足有50cm,这直接导致了原本空间里的拼床设计不再成立。

松木2.0起初是基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形态设计的,为了创造一个宽敞的活动空间,我们在车内的中心位置设计了一个「厅」,这个厅被复用为白天的客厅以及晚上的卧室。厅内的长走道贯穿前后,方便我们可以直立活动到达任意角落。

这个整体思路被我们在3.0中保留了下来。


新的布局中,我们整体将客厅/卧室空间向后推移,原来位于车尾的厨房被挪到了前部(车头方向)多余出来的空间,卫生间则从封闭式改为了过道式。

△ 2.0和3.0的布局差异

过道式卫生间配合后双开门最明显的是——给车内增加了通透性,这也是我们从VAN系列车型中“移植”过来的设计。过去2.0的布局一直注重内部空间的私密性和安全感,3.0开启了另一种可能。

原本位于车尾部的厨房,被挪到了前部后,我们从中门的位置上车可以直达使用厨房,更加便于一些露营场景的使用。

车内的开窗、采光位置也与2.0有异。由于2.0的厨房是在车尾右后方,沙发的主要位置集中在车辆中部左方,大多数的情况车主选择在厨房位置和沙发位置左右各开一扇窗,在不开排气扇的情况下,这样的开窗位利于空气对流。而3.0的沙发核心区域与厨房在同一方向,两面大窗形成一道明亮的风景。阳光洒入房间时,坐在窗边幸福感十足——两者各有利弊。

△ 正在车内工作的07

到了休息时间,将电动升降桌降到合适的高度,和对坐沙发拼成一张单人床(900*1900mm),如果是两个人以上过夜,可以将侧座拉板拉至过道,整体拼成一张1900*1900mm的大床。

一个关于沙发的小细节:松木2.0的对坐沙发在常规状态下是U字型的,这意味着它的“客厅区“四面都有沙发。而3.0的沙发整体缩短之后,为了确保仍然拥有一个大桌面,我们牺牲了其中一边的侧坐沙发,从而是对坐型的。

除了这些肉眼可见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松木3.0的底盘和我们第一辆巴士一样是非承载式车身,这使得它的载重能力更强。它的水箱容量限于底盘空间仍保持在200L清水、70L灰水、30L黑水,和2.0没有太大差异。电池容量则最大可以增配到1800ah(相当于21.6度电,是2.0的2倍),这意味着居住者在非极端天气下,独立于外界在车内生活1-2周完全没有问题。

被迫提早进入游牧状态

早在3月初的时候,第一辆松木3.0的男主人悦洋就悄悄询问哈里是否可以在3月10号来提车。在哈里的再三试探下,他才低调地透露3月10号是个特殊的日子——他和女友07从17年的3月10号开始交往,到今年的同一日刚好是5周年纪念日,他想在这一天求婚。

3月10号当天,两个主角都如期来到安吉DNA——也就是我们新的松木车间所在地。求婚如期低调而顺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前脚离开上海,上海就开始了至今未结束的“全民隔离“(这里的全民隔离和实际防疫政策无关,仅指现象)。

“我们原本就在逐步转变工作和生活状态,为住到车上四处游牧做打算,但这也来的太突然了。”猝不及防的疫情,无法回到的“家”,使得提前开始游牧生活成为了被动事实。

也许是从小就有做生意的头脑,悦洋从大学就开始自己开餐馆,干过各式各样的营生。原本在上海做Airbnb房东的他们,在预订松木巴士后,就开始“预谋”发展新的副业「宠物电商」,经过10个月的经营,已然成为淘宝店中的后起之秀。

在来到DNA后的每个下午几乎都可以见到悦洋和07抱着3,4只手机来回操作,具体的工作可能是在“扮演”客服、协调货源、管理发货等等。得益于他们刚刚发展起来的副业,他们无缝进入了新的生活状态之中,成为数字游民的一员。

△ 带着4个手机1个pad在田边工作的悦洋

悦洋说,“我未来理想的状态是每天只需要工作3个小时就可以养活自己,剩下的时间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工作时,他们在后院的大草坪上,扎个天幕,做杯咖啡,和三五个朋友一起享受下午闲适的时光,亦或者开到周边的山里转悠。

△ 和小伙伴们在草地上扎帐篷

在车内放置咖啡机是他们在预订之初就考虑在列的计划之一。其一是07爱喝咖啡,而悦洋的乐趣在于通过控制咖啡豆不同的萃取时间、温度,达到不同的风味和口感——他们安置到车上的是一个「极客型」的咖啡机。每当有朋友来车上坐客,一起品尝咖啡探讨风味是他们的待客常态。在移动起来之后,他们也打算尝试把侧面的大窗作为售卖的窗口,偶尔过一把自己当咖啡店主的“瘾”。

到了午夜,悦洋和07变身深夜食堂大厨。在上海做民宿时,他们就因为时常为客人“加双筷子”而订单爆满。来到DNA,更是将这里的夜宵档次升级了一个档子,从而迅速成为了最受欢迎的邻居之一。烤串、有时是泡菜炒饭、烤肉……好像什么都可以从他的炉子里变出来。

△ 凌晨,深夜大厨上线 photo by 聂小闲

虽然上海的“家”至今还没有回去,巴士里已经渐渐有了家的样子,女主人在逐渐将车里的生活用品完善起来,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气息。

他们还“发明”了一种放置投影仪的办法——将投影仪放置在吊柜中,调好角度,开启吊柜瞬间就可以变身影院。

后置卫生间仍然保留了过道的作用以及储存户外用具的“后备箱”,拆下的柜门亦是露营桌,节省额外储存户外装备的空间。

“我不理解的世界”

虽然在我们的眼里,悦洋和07在这里的生活适应地如鱼得水,和这里的环境毫无违和感。但悦洋本人却不止一次的表示,在来DNA之前,这里的人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是他所不能理解的——这些人似乎各自以自己的爱好为生,这对于自认为很理性的他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 DNA的屋顶上印着这句话 photo by 聂小闲

平日里,07在经营淘宝店铺时会在工作中发挥一点“小创意”,在悦洋眼中都是“没有必要”的。直到来到DNA,他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人跟07是同一类人。原来有那么些人并不单纯依靠「理性」行事,纯粹只是以喜欢为由地生活。他在慢慢揭开这个原本他不理解的世界,也在更加的理解自己未来身边最重要的人。

△ 我们的某个夜聊之夜 photo by 聂小闲

最近,随着DNA的宠物越来越多,07聊到她想要做一个宠物角,给每个宠物都写上小帖士,并且提供一些可以应急购买的药品和清洁用品,为我们的“集体养宠”势头添砖加瓦。悦洋笑着回应,“这种「为爱发电」的行为,只要贴钱不多,就让她去玩吧。”

△ 07坐在车门口看落日

然而,在“自我质疑”的一天天中,悦洋或许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早就自然地成为这个游民群体中的一员。他把咖啡玩到极致、把菜做成专业水准,不正是我们眼中认真而有趣的人吗?

或许成为游民并不需要有诗人的天生感性,或是艺术家的离经叛道。他只在于是否可以让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更加自由地运转起来,在更加轻松的环境下生活工作,我们身上的「有趣」自然地被激发出来。


转变

住到房车上以后,两位主人都觉得和过去住在家里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因为不明原因睡得比以前更安稳了些。生活背景从城市切换到了乡村也没有太大的惊喜和落差感,这或许和他们在准备房车生活前已经做过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有关。

当我好奇地问他们,既然都没有什么不同,那为什么不好好在城市里过日子呢?

“过去生活的每一天,我都觉得自己像《土拨鼠之日》里面一样,每天循环往复。既然每天都是做着相同的事情,我换换不同的背景总可以吧。“悦洋对此解释道。——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特别诚实的答案。


关于两个人在路上共同生活可能会面临的矛盾,悦洋也会私下里跟我们讨论——吵架了该怎么办?一起共事的矛盾都怎么解决?生活习惯不一样怎么办?

我们的答案在过去的几年里也得到了很好的解释——在曾经那些混迹在工业区环境中的日子里,我们很容易互相传递焦虑。而现在,可以接触到更多可以和我们探讨交流的“相似的人”。我们有了更多彼此的空间,彼此都在互相给对方“解药”。所以,即使在路上,我们接触的人和社区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这也是旅行和旅居本质的差别。

△ 悦洋和07在DNA的电影之夜 photo by 聂小闲

在两个人各自的状态都慢慢变好的同时,生活上的摩擦所引发的不满情绪也变得不再一触即发。悦洋和07说,他们在这里保持了最好记录是10天不吵架。

如果不是疫情,或许他们也不会在乡村度过这两个月,或许不会那么快的进入游牧生活的状态,或许他们还没有那么主动地尝试改善彼此的相处方式。

疫情的推波助澜,给他们的城市生活画了一个戛然而止的休止符,不知不觉,他们穿来的冬天衣裳,一直穿到临近夏天。在购置了几件简单的夏装之后,他们甚至开始穿对方的衣服来更替衣着。

“原来几件衣服就可以供两个人度过两季。“他们自我调侃道。

△ 坐在家门口闲聊

各种装备仍在采购中,行李已经快要塞满了。他们正准备趁疫情开始缓解,先出去转转,到了路上再去想到底还缺什么。

是啊,有什么是出发后不能解决的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