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8920659539

免费咨询购车问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民众对本轮疫情的真实感受何以明显重于上海3~6月?(上海受疫情影响)

栏目: 行业动态 时间:2023-01-22 17:56:02 6次阅读 手机链接

民众对本轮疫情的真实感受何以明显重于上海3~6月?(上海受疫情影响)

2020年元旦前后,不期而至的SARS-2瞬间击碎了我们的中部城市武汉。稍微迟疑之后的断然封城和居家管制让我们很快管控住了疫情。但这个萨弟很快又在世界各地冒出,不断地攻城略地涂炭生灵。三年大疫,满地球游荡的新冠病毒一边在夺走数百万人的生命,一边也让自己从原始的alpha开始进化,先是beta后delta、再到当下的Omicron不同突变株。病毒为适应与人类共存而在不停地演化,带来的是其传播力越来越强而致病力逐渐减弱。与此同时,以生命至上为最高原则的我们则在不断强化着封控、隔离、清零、静默的措施。对比国外的超死亡,这些保护了国人生命的措施一直被这届人民不折不扣地执行着。

但随着管控的长期化,这些措施对社会经济、甚至对非新冠健康的影响也逐渐显现,情绪在酝酿,京畿重地部分京城民众的甘地化现象开始露头。2022年3~6月的上海疫情,魔都人民在严格的、有时候有点不近人情的封控措施下,以极大的牺牲换来了疫情的最终消退。随后的感染流行病学数据(简称六月数据)显示出该次流行的严重程度远低于世界其它地区的重症、死亡。超大比例的无症状感染(见oneonelab推文),加之看到方舱中阳者的妙曼健身操和广场舞,人们自然要问,这低的重症、死亡,这超多的感染无症状,我们的清到木有是不是过了头地不划算了?质疑声中帝都迎来了最美的金秋十月,和R0=18~20(一位感染者能把病毒传给18到20个人的高传染性描述)Omicron的粉墨登场,管控措施则在顺应民心地转换为更加精准模式。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高传播力的Omicron逐渐发力,人人核酸下发现的感染人数不断攀升,逐渐到了十个指头按不住、既往行之有效的措施难以应对的地步。然而,前有上海的超高无症状极低严重比的数据,近有广州的16万人感染无一死亡抗疫成就,此时的北京已不存在lockdown的民意基础。12月7日,人们迎来了期盼中但非预料中的频道大切换。因走出管控而喜大普奔的帝都居民很快就发现事态严重了,见面见网面的打招呼用语吃了吗您呐很快被咳咳咳,阳了吗您呐替换,成为发热中人们的流行问候语。该轮疫情按照一个都不能少的精神,从大中小城镇规律地蔓延到乡镇,短时间内感染了绝大多数的国人。说好的多无症状甚少重症没来,医院却是人满为患、输氧端口一管难求。官方公布数据显示,这个被认为专攻上呼吸道的变异株带来的肺炎占比并不低,达到了8%。阳中、阳过的人们以自己、以周围的有症状、还不轻的亲感身受开始质疑:是不是上海六月数据忽悠了我们?擅长统计学如oneonelab的Yiyi(不以流行病学专家自居的商学博士、商学院的教授,主要学科领域是战略管理学与组织经济学)更是做了表格化的统计对比,来强烈衬托六月上海数据的有问题。而此时官方的没有了核酸检测基数小的解释在众多的如我们团队最终的24/24感染者有症状(咳嗽发热,含一例肺炎)这样的小样本感知下不堪一击。估计有不少的尚能行走的咳咳咳者有如我一样的去上海砸他们场子的冲动。

阳康后随时间推移,随咳嗽减缓,脑供氧达标和心智恢复,我等咳咳咳者加入了思考者队列。如果我们的感知没错,如果8%的感染后肺炎的数据没错,那是什么造成了上海六月数据所显示的轻无、和我们感染后的强患病感知的巨大差异?实际上不仅是上海,稍早的广州疫情官方通报的无症状感染人数在总病例数中的占比9成以上;吉林疫情中的无症状和轻型病例的占比更超过了95%。

基于集体智慧胜过上帝一人的三个臭皮匠理念,我们群里的窦晓光、潘孝本、曾铮、钟劲、汪萱怡、范建高、陆孟吉等诸位教授就此问题展开讨论。很快有了不同的病毒变异、四月上海的春暖花开 vs.北京12月的干冷、12.7放开时间上与季节性流感等呼吸道疾病流行的可能重叠、上海3~6月时间上离全国开展的接种第三针运动更近boost起来的抗体水平相对处于高位等共识。除此以外,是否还有其它?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的钟劲教授的三种可能性总结{1、病毒变了;2、人变了(免疫接种状态-也就是窦主任提到的);3、感染的病毒接种量、频次和途径变了(之前核酸筛查加方舱隔离,估计大部分感染者接触到的病毒剂量小,次数少,途径单一)}的第三条与俺的推测甚是共鸣。

对之如何理解?这里借用下感染病学中评价某一病原体致病性的常用术语半数感染量、半数致死量(https://medical-dictionary.thefreedictionary.com/infectious+dose+50+(ID50)),延推出一个仅此一用的新编词:病原体感染后可以使半数感染者发病(有症状)所需的最低病毒(或致病菌)的数量。(注:此处有症状非定义按我国有关部门的无症状定义反推而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4/03/c_1125810747.htm)。从下图可以看出,新冠病毒感染后有一个潜伏期(图中A时段),此时间感染者多无症状段,病毒在感染部位开始增殖,并在某一时段进入快增殖期后伴随临床症状出现。有数据显示,在出现症状的6天前即可通过PCR检测到新冠病毒核酸(Peeling RW, Heymann DL, Teo YY, Garcia PJ. Diagnostics for COVID-19: moving from pandemic response to control. Lancet. 2022 Feb 19;399(10326):757-768. 插图来源)。在全民核酸下,作为传染源的被感染者在病毒载量尚低的潜伏期即被捕获隔离,潜在的感染者也往往因流调密接而被隔离,感染和密接感染者的感染病毒量都很低,虽然不排除这些核酸检测阳者后期出现症状,但方舱众生的确以无症状轻症居多。究其原因,或可能与感染剂量较低时病毒需要更长的增殖时间,给了机体免疫应答控制和清除病毒的机会有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放开后一个人往往在出现症状时才被自己感知自测个抗原做到知己,此时其以高病毒载量携带(图中B时段)传递出大量病毒给其密接者,感染病毒量大→症状自然会更重一些。

此波的近乎全民感染,将带给我们什么?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

最后,以我的正在经历的阳中的一段话做结尾:我们终于可以不受指责地躺平与病毒共存了。呼吸着这病毒弥漫的自由的空气,是否问下自己,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前提的绝对自由吗?没有,敬畏规则才能张扬个性。

相关文章